<div id="zbzch"><ol id="zbzch"></ol></div>
<tr id="zbzch"><video id="zbzch"><wbr id="zbzch"></wbr></video></tr>
<dl id="zbzch"><menu id="zbzch"></menu></dl>

<sup id="zbzch"><menu id="zbzch"></menu></sup>

    <dl id="zbzch"><ins id="zbzch"></ins></dl>

    24歲女教師帶著媽媽在邊遠村小教書

    來源: 巴中文明網  時間: 2018-08-15 09:15:18

      陳芳芳,女,生于1993年8月,平昌縣鎮龍小學煙燈村小主任,一個年僅24歲的年輕女教師。大學一畢業,懷揣夢想到平昌偏遠的村小任教;父親患上直腸癌,奔波在學校與醫院之間,瘦弱的肩膀扛起拯救父親的責任;父親走了,母親病倒,站在懸崖邊,差一點走上不歸路;母親病情穩定,帶上媽媽到工作的地方悉心照顧。

      家中來電,父親已是直腸癌晚期

      2015年,她參加工作剛滿一年,弟弟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四川師范大學,全家沉浸在無比喜悅之中,陳芳芳心中充滿一家人過上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      深夜,陳芳芳正在燈下批閱作業。突然手機響了,是渠縣老家媽媽的來電:“芳兒,媽睡不著啊!”電話那頭,媽媽帶著憂傷,近似哭腔。

      “咋啦,媽?”

      “你爸病了,倒下了,能抽空回來下嗎?”

      陳芳芳心中一沉,手機差點掉在地上。她十分吃驚,并有些哽咽。

      電話中媽媽也許是怕女兒過分擔心,沒有明說,但身為長女的陳芳芳猜測爸爸的病不輕,不然媽媽決不會深夜來電,這一夜她失眠了。第二天凌晨五點,陳芳芳踏上了鎮龍開往達州的長途汽車,回家后得知爸爸陳丙生被確診為直腸癌晚期。

      悉心照顧,父親沒停下逝去腳步

      陳芳芳望著病榻上病重的爸爸和單薄瘦弱、眼里噙滿絕望淚水的媽媽,不敢有過多的悲傷。眼下這個家,自己不能倒下,爹不能歿,娘不能病,家不能散。

      “媽,別哭了。爸,沒關系。人,誰不生病?困難是暫時的。走,咱們進醫院。”陳芳芳挑起了拯救爸爸,拯救家庭的擔子。

      在渠縣第二人民腫瘤醫院,大半年的放化治療,把體弱的爸爸折磨得不成人樣,皮包骨頭,眼球深陷、黯淡無光,頻繁嘔吐。看著如山一樣的父親成了這個樣子,陳芳芳只能背著家人暗自流淚。她一邊安撫爸爸配合治療,一邊不懈奔波籌款。一到周末或假期,馬上飛奔至爸爸身邊,精心護理。給爸爸做飯,陪著他聊天,拉著他逛路,安慰他安心接受治療……

      悉心的照顧,父親的病沒有好轉,病情日趨嚴重。2016年7月發生癌變轉移,癱瘓在床。孝順的女兒每晚都守候在床側照顧他,侍候他洗臉洗手、喂飯、喝水、翻身、上廁所。最長時間,三天三夜沒有合上一眼。半個月后,爸爸走了,留下的不僅僅是親人們無盡的悲傷,還有十幾萬元的債務。

      大年三十,累到的母親住進醫院

      親人的逝去,陳芳芳成熟堅強起來,她和媽媽商量一個晚上。申請貸款解決弟弟讀書的學費,媽媽外出務工,自己省吃儉用,努力撐起這個家。

      媽媽是一個普通的農婦,五十開外的人,只能干些粗活、臟活、重活。為了還債和弟弟讀書,媽媽只能拼了老命,不分寒暑,沒有白晝,身兼農夫、鐘點工、超市保潔工數職,哪里能找到活就去哪里。

      父親逝世的打擊,長期超負荷的勞作,媽媽語言少了,表情呆滯,行動遲緩,不堪經濟重壓,憂郁成疾,患上了精神抑郁癥。后來越來越重,情緒失控,大吵大鬧。陳芳芳在萬般無奈之下,2017年的大年三十將媽媽送進了醫院進行封閉治療。

      一起長大,奉養苦命的媽媽

      大年三十的晚上,聽到別家歡歌笑語,自家冷冷清清,陳芳芳徹底崩潰了。“我的媽呀!”一陣撕心裂肺的悲鳴從陳芳芳內心深處終于爆發出來,她沖出小屋,在山林里嚎啕大哭。

      大哭過后,她靜靜地站在懸崖邊,想縱身一跳,了此一生。一陣寒風吹過,聽到遠處弟弟的呼喊聲,她清醒了,“我不能死,我是這個家的頂梁柱,我若走了,媽媽咋辦?弟弟咋辦?”

      回家后,與弟弟抱頭痛哭。痛哭之后,她撫摸著弟弟的頭,緩緩地說:“別哭了,弟弟,只要有姐,這個家就散不了。媽病了,我照顧,你讀書,我供著。等你長大,我們一起奉養我們苦命的媽媽。”

      她終于站起來了。正月初一天剛亮,姐弟倆就相約去醫院探望媽媽,結果連面都不能見。以后幾天,天天都去,天天失望而歸。新年里,別人都沉浸在新年喜慶之中,而他們姐弟倆卻是奔波在探望媽媽的路上。

      學校開學,帶著媽媽上課

      過了十幾天,媽媽的病情穩定了下來。陳芳芳給弟弟辦理了助學貸款,讓他安心學習。弟弟含著眼淚離家上學后,她給媽媽辦理了出院,領著媽媽來到了工作崗位——鎮龍小學煙燈村小。

      剛開始,媽媽極不配合,有時甚至情緒失控,陳芳芳總是耐心的服侍媽媽,哄著她吃藥,一勺一勺地給她喂飯,晚上抱著媽媽一起睡覺,從不讓媽媽離開自己的視線。

      陳芳芳每天很早起床,做好早飯后喚醒媽媽,精心為她梳洗,把媽媽打扮得干干凈凈、漂漂亮亮,耐心侍奉吃藥就餐,然后牽著媽媽的手來到學校,邊認真教學邊照看媽媽,放學后又牽著媽媽的手一起回到住處做晚飯,吃了晚飯挽著媽媽的手散步。

      上課時就讓媽媽坐在教室外邊窗戶下,備課改作業時把媽媽拉在身旁,與學生一起活動時就讓媽媽坐在操場邊,做飯時就讓媽媽坐在廚房門口。為了讓媽媽養好身體,她與媽媽開兩種伙食;為了不讓媽媽寂寞,一有空就陪媽媽說話。學校沒有電視機,就在手機上和媽媽一起看影片,還時常讓弟弟打電話給媽媽聽。

      每天晚上11點過后,安頓母親睡下,陳芳芳的世界才能安靜下來。這時她就會打開臺燈,坐到桌前,準備第二天的教學工作。陳芳芳所帶班級學生的學習成績,與同年級其他班級相比遙遙領先。學生家長們都對孩子說:“遇上芳芳這樣的老師,是你們的幸運,你們的福氣!”

      朝霞中,娘倆攙扶上學;夕陽下,娘倆牽手回家;講臺上,精神飽滿,滔滔不絕;孤燈下,孜孜不倦,廢寢忘食,這已經成了鎮龍的一道亮麗風景。

      【好人寄語】

      “照顧母親是我的責任,教書育人也是我的責任。對工作我絲毫不敢懈怠,我會在照顧好母親的同時用心上好每一節課。”

      【道德點評】

      行孝是至高的道德,是做人的風范。你養我長大,我陪你變老。陳芳芳所做的是平凡的,但她的孝道和關愛精神是崇高的。她的事跡,演繹和詮釋了孝的艱辛和動人,讓人們真切地感受到大愛無言,孝暖人間!

    頁面功能

    字體大小
    寬屏閱讀
    打印文本
    金7乐时间
    <div id="zbzch"><ol id="zbzch"></ol></div>
    <tr id="zbzch"><video id="zbzch"><wbr id="zbzch"></wbr></video></tr>
    <dl id="zbzch"><menu id="zbzch"></menu></dl>

    <sup id="zbzch"><menu id="zbzch"></menu></sup>

      <dl id="zbzch"><ins id="zbzch"></ins></dl>

      <div id="zbzch"><ol id="zbzch"></ol></div>
      <tr id="zbzch"><video id="zbzch"><wbr id="zbzch"></wbr></video></tr>
      <dl id="zbzch"><menu id="zbzch"></menu></dl>

      <sup id="zbzch"><menu id="zbzch"></menu></sup>

        <dl id="zbzch"><ins id="zbzch"></ins></dl>